请百度搜索 安徽古耕 关键词找到我们!  安徽古耕生态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网址: 

公司动态

关注丨触目惊心!农民的扶贫款是怎么被贪污的?

文字:[大][中][小] 2016-10-26    浏览次数:616    

近日,有记者从财政部了解到,2017年中央和地方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规模超过1400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安排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860.95亿元,比上年增加200亿元,增长30.3%;有扶贫任务的28个省份省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规模达到约540亿元。


但是很多扶贫款并没有真正到贫困户手里,起到贫困的作用,那么,我们的巨额扶贫款去哪了呢?



随着我国扶贫开发进入攻坚阶段,中央和地方政府扶贫资金投入不断增加,但一些贪腐“黑手”却伸向了贫困户的“救命钱”“活命钱”。


2016年,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1892人,与2015年同比上升102.8%。



扶贫领域“最后一公里”为何发案突出?如何更有效地严惩严防“劫贫济腐”问题……围绕这一系列问题,记者奔赴广东、广西,对检察机关查办的一些扶贫腐败案进行了深入采访。


“雁过拔毛” 一村半数危改款进入干部腰包


“去年突然有几个检察官来找我,我才知道自己的危房改造款被人吞了将近一半。”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鳌江镇鸟坑村村民高乃闸回忆说。


2014年,他领到8000元危房改造补助,而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可以拿到15000元。


检察机关查明,2013年至2014年期间,该村村支书高朝胜违规收取住房困难户的银行存折后到信用社领取现金,以现金方式不足额发放危房改造扶持资金,截留13户住房困难户80000元,相当于一半危房改造资金落入了他的腰包。


2016年,高朝胜被判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检察机关查办的这些案件,在扶贫领域有一定代表性。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广东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扶贫职务犯罪案件118人,绝大部分是村两委干部和工作人员,而且窝案串案、群贪群腐现象较为突出。这些基层干部被群众讽刺为念歪扶贫“好经”的“歪嘴和尚”。


从涉案金额看,去年广东扶贫职务犯罪案件涉案金额平均每宗12.5万元,最高涉案54万元。


“一些涉案人员虽然级别不高,涉案金额不大,但夺取的是贫困群众的‘活命钱’,坑民害民的行为危害性大,影响了党委政府的公信力。”广西南宁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郭魏说。


公开“缺位” “链条式腐败”触目惊心


近年来,多地职能部门采取村账镇管、建立村财监督小组、不定期监督检查等方式力保扶贫资金精准落地。为何在如此之多的监督手段和措施下,有的地区依然发生扶贫贪腐案件,甚至出现基层“塌方式腐败”?



记者就“劫贫济腐”背后的因素采访了多位检察官、基层干部和村民。


村务公开程度不足,是绝大部分出现扶贫腐败问题村落的“通病”。梅州市五华县棉洋镇双璜村原村支书宋富强等5名村干部2014年通过借村民身份证造假材料方式,骗取扶贫专项资金32万元。


五华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彭宙告诉记者,该村村务公开内容常年不换、财务制度十分混乱,重大事项、重大开支根本不公开,甚至出现晚上信息上墙、次日早上撕掉的“走过场”公开,群众无法了解村务特别是扶贫政策真实情况。


更为恶劣的是,一些村干部利用手中的材料申报和审核权,公开向群众索取好处费。广西南宁市邕宁区蒲庙镇州同村原支书黄旺福利用帮助危房改造户办理补助资金申请的职务便利,采取不给回扣就不帮办理申报材料的方式,向20多户危改户索取了11万多元的钱财。


检察人员调查发现,这些危改户大部分生活困难,有些还是残疾人,这种直接面对群众,坑民害民的行为使得当地群众反映强烈。


“精准扶贫”中如何让腐败“见光死”?



记者从最高检了解到,为促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真正惠及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全国检察机关正着力强化对扶贫资金和项目的监督管理,建立健全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预防监督机制,保障扶贫政策和资金安全落实到位。


去年8月开始,广东省清远市多了一批“扶贫开发廉政监督员”,作为廉洁扶贫的“前线守护者”。


“聘任这261名驻村第一书记和6名基层检察室负责人,就是希望增强扶贫一线的社会监督力量。”清远市检察院反渎局局长于宏斌认为,应扩大扶贫开发廉政监督员试点地域和选聘范围,邀请媒体记者、驻村律师、挂点镇街干部等加入这一队伍。


信息化的应用对检察机关整治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网站首页

核心产品

节日礼品

贫困县简介

公司介绍

资讯动态

电商培训

合作基地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咨询电话:
18356000090